欢迎来到十大网络黑彩票平台

2020年,被“冷落”的大女主古装剧

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我们,追剧不迷路

文_ 申敏2020年即将落幕之际,在荧屏一片红色献礼浪潮中,突然登陆北京卫视的《燕云台》撕开了今年头部古装剧上星的缺口,而且这是今年首部网台联播的大女主古装剧。 曾经,大女主剧爆款频出风光无限。外围资本入局推动影视公司倾力打造,带火原著IP、引发一线演员抢角,播出平台将其视为完成KPI的杀手锏。在整条影视产业链,大女主剧都享有内容+渠道的双重优待。 然而,诸多内外因素驱动下,大女主古装剧的大好形势急转直下,辉煌已是过去时。85花唐嫣带不动《燕云台》,该类剧作集体转网,除了一部《琉璃》还算得上爆款,其余大都水花微弱。 今年播出的大女主古装剧是仍旧在玩老套路抑或呈现出新面貌?明明具有得女性者得天下的优势,这类女性向剧为何会日渐式微,还有逆袭的机会吗? 

头部爆款稀缺,热度口碑骤降

《燕云台》千呼万唤始出来,大家都在观望,这部一线配置的头部剧能否为今年低迷的大女主古装剧市场提振士气,不料还是错付了。傻白甜的女主人设、剧情、特效,都是观众挑刺的理由。 被寄予厚望的《燕云台》,出师不利,却也在情理之中。 笔者统计了今年迄今为止播出的25部大女主古装剧,从中能窥见该类剧作的发展现状,也能找到哑火的线索。 在题材方面,仙侠、宫斗、武侠向来是头部大女主古装剧容易出爆款的三大分支,《花千骨》《甄嬛传》《楚乔传》分别为对应的代表剧作。带有东方传奇色彩且故事内核紧扣人物传记体的古装剧,凭借女主的共情性人设、扣人心弦的剧情、唯美壮阔的画面,以及暗合现代社会的价值观,在竞争激烈的国剧市场杀出重围。 但今年播出的大女主古装剧,宫斗题材为零,仙侠类只有《琉璃》《三千鸦杀》《且听凤鸣》三部,被片方打上武侠定位标签的也只有《明月曾照江东寒》一部。热门题材的数量骤减,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该类剧出爆款的概率。爱情,依旧是大女主古装剧亘古不变的主轴。区别在于,今年这类剧作融入了一些新元素,或者是久违了的元素。

此前曾被禁止的“穿越”情节,今年开始回归,《传闻中的陈芊芊》《梦回》都是让女主角穿越到异时空来铺陈故事,人物身处不同时代观念错位滋生的戏剧张力让前者小爆了一把。 被印证有圈粉奇效的甜宠元素仍然是大女主古装剧的热门调味剂,譬如《传闻中的陈芊芊》《且听凤鸣》《凤归四时歌》,甩掉虐恋玻璃渣,让男女主角狂撒狗粮狙击受众少女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大女主古装剧几乎都走轻喜剧风,不论女主身份背景如何,都能谱写出轻松欢愉的基调。《将军家的小娘子》《山寨小萌主》《偷心画师》《女世子》《萌医甜妻》这些听剧名就能猜出女主角身份的大女主剧,即是代表。 总体来看,25部大女主古装剧中,头部剧寥寥无几,腰部剧居多。口碑表现也不乐观,只有8部过豆瓣及格线,加上3部没开分,剩下14部大都在豆瓣4-5分之间。 除了出圈爆款《琉璃》和圈层小爆款《传闻中的陈芊芊》做到了网播量、口碑齐飞,其余的几乎团灭。热度口碑双骤降,是今年已播大女主古装剧的残酷写照。 对大女主剧而言,一番女演员的咖位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剧作的级别。《燕云台》的唐嫣、《锦绣南歌》的李沁、《且听凤鸣》的杨超越,以及最近黑红营销出圈的赵露思,是表里国民度较高的四位女艺人,微博粉丝都达到千万级别。 在某种意义上,可视为85花、90花和95花大女主古装剧的一次battle。显然,从成绩上来看95花暂时领先。  而其余女主角人选大都为“仅饭圈可见”,折射出今年大女主剧女演员咖位集体降级。当然这与该类剧作由头部转向腰部发展的趋势有关,制作成本高低决定了能选用的女主角的咖位。 此外,当剧作出品方为视频平台时,选角会力捧自家艺人。譬如腾讯用《且听凤鸣》力捧自家艺人杨超越,爱奇艺为旗下艺人肖燕定制《三嫁惹君心》,从源头上控制项目的性价比。  遗憾的是,在青春、悬疑等其他题材交出小而美代表作的时候,今年大女主古装剧却“小而不美”。 纵观上表,25部大女主古装剧只有一部网台联合出品的《燕云台》登陆卫视,其余全为网剧,且独播为主。这说明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为迎合平台年轻女性受众审美喜好,把大女主古装剧列入了自制剧内容矩阵的一大重点方向。 在采取独播策略的剧目中,除了《长安诺》为腾讯购买的版权剧,其余都为视频平台自产自销。其中,腾讯有7部、爱奇艺有6部、优酷有4部。 开发大女主古装剧时,视频平台选择合作伙伴也是雨露均沾。既有华策克顿、欢瑞、荣信达、唐人等老牌知名影视公司,也有新圣堂、万合天宜等新锐影视厂牌。 

四座大山,阻断前路

按理说,只要女性受众大旗不倒,大女主古装剧就会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可事实却背道而驰,与高产量对应的,是不能令人满意的成绩。视频平台喊出的网剧圈层化策略,推出了“女强剧”,但无论声量、数量与体量还不能与全盛时期大女主古装剧相提并论。 眼下,大女主古装剧正经历转型的阵痛期。一方面要满足受众与市场需求,一方面囿于诸多限制因素,身处矛盾境地中的大女主古装剧不得不主动断臂求生,迎来格局降维的拐点,这也是旧秩序打破与新秩序建立的交替期。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曾创作过无数佳绩的该类剧作声量似乎与日俱减。阻碍其发展的内外因可归为大女主古装剧在创作周期中面临的四大风险。 一是创作风险:任何一种影视剧题材红利都会因为同质化被消磨殆尽。 纵观今年播出的大女主古装剧,绕不开女主角历经磨难、开金手指逆袭的趋同人设,和男主角为其保驾护航的工具人设定,而剧情也在男女主角相互扶持达成目标、终成眷属的框框里打转,千篇一律的老套路加速了大众的审美疲劳。原本应该以创新取胜的环节,却因投机取巧者走捷径变成作茧自缚的炮灰镣铐。  二是审查风险:大女主古装剧基本为IP改编剧,为了规避某些禁忌,不得不进行修改。也会无形中增加书粉、剧粉和演员粉之间的摩擦,容易因为尺度把关不到位触碰审查红线。 前有《天盛长歌》改为男女双强,后有赵丽颖不满《有翡》增加女二戏份,再有章子怡电视剧处女作《上阳赋》审查过程一波三折。 三是政策调控风险:首先限古令限制了大女主古装剧的井喷创作,加之《延禧攻略》《如懿传》相继下架,给作为爆款大女主剧培养皿的宫斗题材蒙上阴影。其次当下正值特殊时间节点,主旋律和现实主义题材成为主流趋势,当大部分影视制作资源都投入到其中时,无形中挤压了大女主古装剧的空间。  再者近日广电总局印发《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推动新时代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做强做优的意见》,再次强调严格控制演员片酬,贯彻到位的限薪令压缩一线女演员片酬,相对限制了头部大女主古装剧的发展,促进了腰部大女主剧崛起,上表列举剧目便是佐证。  性价比是提高了,但并非谁都能撑起大女主剧的担子,演技尚待磨练的女演员会影响作品品质。 四是发行播出风险:这是创作时埋下的雷,和敏感题材审查繁琐双重原因导致的。所以很多大女主古装剧尤其是头部剧会弃台投网。但随着网台剧审查标准日趋一致,回旋余地在变小。 为了转移风险,原本先制作再发行的影视剧产销模式发生改变,变成先定播出平台再创作,因此大女主古装剧的创作话语权掌握在了视频平台手里,从百花齐放演变为生产流水线的批量产物。 

新作蓄势待发,能否翻盘?

刷屏的腰部大女主古装剧,更像为追求商业回报的试听产物,而非承载艺术价值的影像作品。所以,即便沦为炮灰,也不奇怪。 高压之下,从业者们或在试图摸索大女主古装剧能平衡艺术价值与商业价值的可行路径,并尽量降低各种潜在风险。这个阶段注定漫长曲折,而且在没有找到正确的剧作“转型”方向时,难免出现一些试错的作品。 为何说大女主古装剧在转型?因为从明年待播的剧集片单可窥见端倪。 近期视频平台和一线卫视相继公布片单,《有翡》《斛珠夫人》《青簪行》《长歌行》《千古玦尘》位居醒目位置。主创班底,按下不表。仅是主演阵容就噱头十足。 赵丽颖、王一博主演的《有翡》,杨紫、吴亦凡主演的《青簪行》,杨幂、陈伟霆主演的《斛珠夫人》,迪丽热巴、吴磊主演的《长歌行》,周冬雨、许凯主演的《千古玦尘》。  要么是“花生”双顶流的强强配置;要么是多料影后的大女主古装剧首秀。饭圈女孩不仅引颈期盼,路人也在等待这场流量汇集的顶级盛宴。如何将剧作庞大的受众基本盘与流量艺人的千万级粉丝盘融合叠加来实现双赢,正被业内高度关注。 这些华丽的片单,无疑为今年停滞的大女主古装剧市场注入新血,并打了一剂强心针,兴许还能开辟新天地。所以,如果现在就下定论说这类女性向剧衰退,还为时尚早,强大的储备力量或许能助力翻盘。 

结语

任何一种题材的影视创作都是在贴合时代风向、市场需求、大众审美和行业发展的前提下,螺旋式进阶,大女主古装剧也不例外。 当老套路玩腻了,观众无感了,势必会触底反弹,诞生一个新物种,引领一股新风潮,再有一波跟风者扎堆,红利吃尽后,又有先锋者交出创新之作。就像一个轮回,随时都有可能上演起死回生的奇迹。同样的,大女主古装剧现在正需要时间证明自己的价值。-End-

posted @ 20-11-15 01:25 作者:admin  阅读:

友情连接

Powered by 十大网络黑彩票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版权所有